Archive for the ‘Chinese’ Category
品格与勇气

品格与勇气

这个大选年,新加坡涌现了许多可靠和能干的在野党选人。这群候选人不但有爱心,而且也很真实。他们拥有高尚的品格与资历。更重要的是,他们已全力以赴准备为新加坡国人,无畏地表达他们的需求。 相对于成为人民行动党(PAP)的候选人,成为反对党候选人需要品格和勇气,后者体现的是为国家牺牲的意愿。反对党候选人经常成为不公平对待、人格抹黑的受害者,而且也必须面对亲朋戚友的打击。然而,这些候选人选择站出来,为全民追求公正与平等。他们选择为人民发声,因为他们关心我们国家的未来。 与他们相反的,正正是苍白无色的PAP竞选人。他们当中,许多把从政视为职业生涯规划。他们有巨大的竞选机器为后盾,并有团队帮忙粉饰形象,还可以利用部长的声望空降至国会。 我们真的要一个由新加坡武装部队(SAF)或公务员或政府机构高官组成的国会阵容吗?对他们而言,国会只是谋取更高官职的垫脚石。纸上文凭和多年来的塑造粉饰是否造就了更优秀或更强大的领袖?PAP系统是否有助加强4G领袖的表现?我们是否还要继续拥护PAP的“天生贵族”机制? PAP国会议员的政途都一帆风顺,有者获得进入内阁、有者获得非常高薪的政治职位,而另一些则获颁董事职位及各种其它职位。 他们不会在国会上针对重要的课题发出质疑的声音。有党鞭在背后推动,加上他们对党也有义务,所以他们根据党的指示投票也是意料中事。对于他们而言,忠心换来的是各种回报,参政是有一项有规划的职业生涯,而不是为民服务或为国牺牲。 他们的从政路线,没有一个像陈清木医生,陈医生一直都独立自主,是少有发表有主见言论的国会议员。反观PAP,其中比较中立的国会议员,也可以被视为党集体思考的一份子。 反对党国会议员会质疑一些不受欢迎的政策。他们会反对PAP有意提高消费税的行动。他们会质疑高到离谱的部长工资,以及淡马锡控股和其它机构的利益冲突。他们将继续质问压制自由发言和公开聚会权利的压迫性法令。他们会表达有思维有主见的言论并提出合理的质问,他们将保护我国避免出现滥权,协助打造透明和问责环境。“自己检查自己”(ownself... 

新加坡民主党的生活成本政策倡议

新加坡民主党的生活成本政策倡议

环顾新加坡众多政党,在选举前,都不见任何政党提出政策倡议。抱着开放的心态,我研究一下新加坡民主党的主张。 过去五年以来,新加坡一直是全球生活指数最高昂的地方,就此,民主党在今年三月,提出十点蓝图去减低生活成本。尽管李显龙总理及其团队,在上届大选不断地安抚国民,但生活成本仍然上涨,让政府在过去三年从中获得近200亿的盈余。 减低生活成本十点蓝图中,大都不是新构想。新加坡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博士,其实早在2015年大选已经提出。有些国民会质疑为何这些政策并没有执行,有指,这归咎于新加坡民主党在国会内并没议席,以致难以推动改变,结果新加坡的生活成本持续上扬,难以逆转。 一如所料,主流媒体甚少跟进报导此议题。就如网上的其他话题,较关心的意见大致分两派:亲人民行动党的,及亲反对党的。本文仅聚焦分析反对蓝图倡议观点,并逐点回应。 例如,减低生活成本十点蓝图中一项是,削减内阁部长的薪资,节省下来的将用作为贫苦大众提供经济援助。有评论担心,削减部长的薪资后,会影响政府效率。 上述评论假定了,我国管治人才就只能靠钱一个要素去推动。显然,这并不是事实。实际上,很多有能之士更不屑于现时着重利用薪酬去吸引、激励的做法。反之,他们更认为现时制度,只能吸引到一些为利是图、却欠缺其他优秀领袖要素(如同情心)的人进入政府。 此外,亦如前公务员首长严崇涛所言,丰厚的薪酬抑制了内阁官员质疑现有政策中的漏洞,会因此而变得「唯党是从」,并享受荣华富贵。 明确来说,新加坡民主党所提出的减薪,最后合计,还是跟相近经济体领袖的薪金看齐,削减后的薪酬,仍然非常可观。 另一项新加坡民主党建议的是,豁免日常用品的销售税销售税,同时间,增加对奢侈品的课税。部分评论显然并不知悉世界各国亦奉行类似政策,而且在推行上亦不困难。 最低工资亦是另一个问题。有评论指,出由于最低工资只保障外地劳工,其实不然,仍然有很大部份的国民未能获得足以支付生活所需的薪资。 新加坡民主党亦提出,恢复对高价豪宅(价值2000万新币及以上)征收遗产税。... 

新加坡的马来西亚人-大选14的王牌?

新加坡的马来西亚人-大选14的王牌?

居住在新加坡的马来西亚人是否能运用举足轻重的选票来实现马来西亚的系统性变革?如果一位政治科学家的分析是正确的话,那是可能的。 从现在开始直至最迟于8月24日,马来西亚大选GE14随时会举行。各类的甜头如印上执政联盟标志食用油以及他们的旗帜,已经准备好随时分发。 紧随着马来西亚反对党“希望联盟”宣布如果反对党赢得GE14大选,点名马哈迪为指定总理的人选,这场争取马来西亚选民民心的选战已经掀开序幕。 在”希望联盟”2018年1月发出宣布之前,马来西亚反对党阵营内一片混乱。第一个挫折是在马来亚半岛北部省份拥有可观支持者的 ”回教党”(PAS)在GE13不久后退出当时称为”人民联盟”的反对党联盟。在反对党联盟领袖安华依不拉欣入狱后,反对党联盟想要赢取足够的选票以组织替代政府的希望是微小的。反对派联盟内个别人士个性上的冲突和权力斗争更进一步败坏了反对党联盟的公众形像。 在前总理马哈迪成立了新的”土著团结党”来争取马来族选民离弃执政的”巫统”后,整个政治景观发生了明显的变化。虽然非马来族选民对他过去所作所为意见分岐,马哈迪在马来族选民中仍然享有明显的好感。没错的,有些人责怪他造就了马来西亚裙带风资本主义以及把国家回教化。一小部份能言善辩者和偏激的年青人,不肯原谅马哈迪在执政期间引用内部安全法令对付社会运动积极份子。 虽然宣称要吸收一百万党员,93岁的马哈迪以他个人的力量将不可能推翻他一手选出来的总理人选纳吉,即使过后他亲口说在那时候”我不知道他竟然是一个贼”。 即使受到刚刚实施的消费税(GST)造成实际入息普遍下降的影响,反对党的混乱,再加上中国投资流入而造成经济发展相当蓬勃配合下,纳吉的竞选前景基本上仍然是有利的。因此,独立的”默迪卡民意调查中心”在十二月中的调查预测,即使纳吉将失去广泛的支持,他领导的执政联盟仍然可能在国议中赢得三分之二多数席位。这种反常的现象是可能因为选区界线更动、选民劳累以及对反对党失望的结果。目前执政联盟只拥有过半数的选票。 “希望联盟”2018年代表大会所显示出的团结,反对派的前景可能会变得更好。然而,反对派内”良好感觉”并不是所有人都一致认同的。尽管马哈迪对过去的错误进行公开道歉,但这还不足以安抚批评他的人,尢其是曾经被他监禁过的人士。对马哈迪坚韧不拔的精神,以及寻求改变的无限精力不但不给以赞赏,他们继续对马哈迪的动机表示怀疑。批评他的左翼激进者和巫统内的某些人还嘲笑反对派不得不依赖一位光影交错的93岁老人来带头推行体制改革。 批评马哈迪的人并没有意识到,如果没有马哈迪的努力,技巧和地位,”希望联盟”在选举前初期阶段不可能就席位分配这一棘手的问题达致协议。议定的配额是马哈迪”土箸团结党”分得52席,安华的”人民公正党”分得51席,”民主行动党”分得35席,从回教党分裂出的进步”国家诚信党”... 



Loading... Sponsored Content


Member Services
Self-SupportMembers LoginSelf-Support
Sponsored Advertisement
Search On TR Emeritus
Sponsored Advertisement
Announcement
Advertisements
Visitors Statistic
Latest Statistic
Advertisement

UA-670434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