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clude("cmp.php");
Archive for the ‘Chinese’ Category
新加坡民主党公布武吉巴督市镇理事会交接团队

新加坡民主党公布武吉巴督市镇理事会交接团队

武吉巴督市镇理事会交接团队使命确保市镇理事会在新旧政党交接的过程顺利进行。交接团队成员将发挥各专业所长,负责监控聘用主要专才,同时也根据民主党市镇理事会计划书中所设定的交接进度与期限监督整个交接过程。几个关键的里程碑包括: 接手管理市镇理事会的实体办公室 以截止日为止的资产负债表(现金/银行存款余额/资产和负资产) 管理基金、债卷基金、税款 应收账款以及其账龄 应付账款 政府给予住屋类别和组屋类型的历年补助金 现有的物业管理合约 资料库 交接团队成员包括: 王汉坤(75岁),经验丰富的特许会计师。他曾担任过数个职位。其中包括金融分析员,以及位于澳洲悉尼澳航(Qantas)总部的会计。他也分别与陈清木医生和吴作栋先生在亚逸拉惹公民咨询委员会(CCC)以及马林百列公民咨询委员会、居民委员会(RC)中工作过。       杨有荣(67岁),跨国设施管理、产业管理和建筑公司Primech... 

有效率的市镇会是民主党的首要任务

有效率的市镇会是民主党的首要任务

假设我有幸被获选为武吉巴督国会议员的话,我的首要任务将确保武吉巴督市镇会是一个有效率和生产力的市镇管理会。 民主党的目标是要超越目前行动党管理的市镇会的管理水平。我们将会为自己设定一个透明化和负责任标准的市镇会的管理制度。 我们同时将会首创一个新型的市镇会的管理制度。这个制度将会是由武吉巴督区人民共同参与策划和管理自己的社区的市镇会。我们的第一个目标是确保行动党管理的市镇会工作的完整移交。为了达到这个移交目标,我们将会成立一个工作移交小组。它将在3个工作日里按照以下的程序进行工作移交事务。 民主党接管后的武吉巴督市镇会将不会委托任何管理公司进行管理市镇会的一切事物。我们将聘用合格和有经验的专业人士成为我们的部分管理人员和处理区内居民关注的事务。武吉巴督市镇会将保留目前大部分仍然在裕廊市镇会里的武吉巴督市镇会的职员。这样将会有助于我们新的工作团队到现场进行接收(行动党)市镇会的移交工作。 民主党已经列出详细的管理市镇会管理的计划。这个计划是关于如何有效和顺利的接管(行动党)市镇会及其工作。我们已经特别说明了接管工作在首个30天的工作任务和家下来的100天的工作任务。这个100天的工作任务如下: 提交一份完整的有关过度和移交的报告; 编制一份清晰的市镇会的预算计划; 呈报第一份财务临时报表; 编制市镇会第一个12个月武吉巴督市镇会的工作计划表; 编制一份有效率的维修保养计划。 我们的任务不仅仅是管理武吉巴督市镇会区内的事务。我们将会培养一个成功的市镇。那就是让区内居民能够感受到属于自己的独特性。这样的独特性是社区和市镇会管理层共同集思广义的把武吉巴督建设成自己真正的家园——一个邻里之间互相问候、伸出一只手帮助那些有需要的人以及互相照顾的社区。 我会邀请居民们评估在民主党管理下的市镇会的表现,包括我们已经做出的承诺和许诺。我将会确保武吉巴督区居民在国会有一个有效的声音。我将会把您们的希望和强烈的愿望,同时也会把您们的所面对的困苦和我所关心的问题带进国会里。我将会竭尽所能的提高国会辩论水平和提升新加坡政治和管理是水准。我们将会通过这样的途径引领我们的国家走向未来的希望和信心。 简而言之,我将是一个称职、建设性和具有同情心的国会议员。我将会成为武吉巴督区人民的骄傲。在这个庄严的誓言下,我仅此宣布,我将成为(民主党)武吉巴督单选区补选的候选人。 徐... 

林先生与部长声明有所出入——事关重大

林先生与部长声明有所出入——事关重大

新加坡民主党留意到教育部代长黄志明与林俊辉家人针对校方与俊辉母亲之间的电话内容有所出入。 根据《海峡时报》的报道,黄先生告诉国会学校辅导员联络了俊辉的母亲。校方与家长双方已同意她的儿子不应参加学校营。 至于学校营,黄先生说学校的一名辅导员已在当天较迟时分联络俊辉的母亲,向她查询有关学生的状况。 黄先生说,辅导员也跟俊辉的母亲商量,是否让俊辉在这个困难时刻留在家人身边会更合适。 “他母亲同意了,所以也就此决定让俊辉留在家。”他说。“整个沟通中,学校是以俊辉的利益为出发点。” 然而,根据《今日报》的报道,俊辉的父亲已驳斥了黄先生的说法: “当学校辅导员在下午4点13分打电话给俊辉的母亲时,他仅仅是通知她学校经过开会讨论后,决定不批准俊辉参加学校营。母亲还没来得及进一步提问,(他就挂电话了)。”林先生说道。“(整个)谈话……根本就没问到(俊辉)……没有半点提问到(他)的状况。” 这可是事关重大的事。究竟部长在回顾整个事件时,是否有联络,或是指示部门官员去联络林家,查出学校与俊辉母亲之间的电话内容? 若是如此,结果如何? 若是没有,那为何没有如此做?难道身为部长的黄先生该倾全力去把整个悲剧查个水落石出?这可是牵涉到一名学生的性命以及他管辖范围内的一所学校。如果部长没有获得林家那方的说辞,那他为何没有在国会上说明校方的说法还未与林家取得求证。 黄先生仅仅呈现了校方单方面的说法,实为遗憾。俊辉的父亲反驳部长的国会声明也同样需要解决。必须强调的是,发生这事件的目的就是为了避免类似事件重演。 Singapore... 



Member Services
Self-SupportMembers LoginSelf-Support
Sponsored Advertisement
Search On TR Emeritus
Sponsored Advertisement
Announcement
Advertisements
Visitors Statistic
Latest Statistic
Advertisement
Recent Comments

UA-670434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