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clude("cmp.php");
Archive for the ‘Chinese’ Category
How NanJing was ‘invaded’ by the Covid-19 Delta variant

How NanJing was ‘invaded’ by the Covid-19 Delta variant

江苏的省领导可能怎么也没想到,去年一项人事任命,会让中国来之不易的良好抗疫局面毁于一旦,让全国人民都陷入了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局面。 01 2020年7月,51岁的冯军从无锡市常委、组织部长上调到南京,担任东部机场集团党委书记。 冯军学的是古文献专业,一路走来干了很多事,比如宣传、纪检、统战、人事,但他从来干过交通和民航,接触经验为零。 2020年11月,冯书记又多了个董事长的职务,正式成为这家正厅级单位的一把手。 狗哥这位东部机场的前员工,在今年3月份就给我发过信息,他说: 冯老板管人真的很厉害,但就是不擅长管飞机! 上任后的冯军,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将国际航班与国内航班,由原来的分开运营,变为统一混合运营,为了降低成本省钱,他又选择将保洁服务外包给不同的公司,如此一来,境外和境内的保洁员自然无法严格分开。 最重要的是,防疫管理形同虚设,狗哥每次经过机场的时候,只要能走路,探头检测没有发烧就一定能安全通过检查,而且在机场不戴口罩的人比比皆是。 2021年7月10日,一辆由俄罗斯运载印度货物的飞机CA910停在了吞吐量高达3000万的南京禄口机场,该航班因在2020年带来10次共计69个境外输入病例,被民航局掐在熔断指令中。 2021的7月,CA910发生了3次熔断。 停靠后,保洁员与往常一样参加了航班的保洁工作,跟往常一样做着并不规范的防护洗脱,很快,有人出现了头疼,发热等症状。 但他们竟无一人主动做核酸检测,有人当作普通感冒去了医院一趟,有人到处溜达,接娃送娃,逛公园,卖菜;有人若无其事的穿梭在禄口机场,甚至有人发着烧带病上岗。 直到东部机场集团规定的一周一次的核酸检测时间到了,这才开始检查。 十天后的7月20日,南京江宁区的领导才接到报告: 一周做一次核酸检测的禄口机场,有9个保洁服务人员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 广州疫情溯源中,两个毫不相干的人在用餐时,分别进入卫生间,无肢体接触的情况下14秒就完成了病毒传播,就是这种速度: 禄口机场用了足足十天的时间,才进行保洁人员的核酸检测。 7月21日,当南京市民的目光聚焦在河南郑州的时候,冯书记深夜加了个班,终于开始部署防疫工作,其中就包括: 加密对关键岗位的一线员工的核酸检测,从之前的每周一检,缩短为三天一检;对保洁、货运人员实行国际国内有效分开,专班管理;加强对外包单位的管理和监管力度。 缺什么补什么,虽然来得晚了些,但处理得当的话也能亡羊补牢。 但他们似乎早已养成「一顿口号猛如虎,一看操作原地杵」的行事风格,真正落到实处的少之又少。 7月21开始,往后的六天时间内,禄口机场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依旧有三十几个保洁员在机场随意走动,也不管新冠有潜伏期的常识,将做了一次核酸阴性的人全部放回家,肆无忌惮的穿梭在城市的大街小巷,所有人员正常上下班,航班依旧是国外国内想飞哪就飞哪。 大连三人国内转机,在禄口机场待了两个小时,然后直接飞去张家界玩耍,感染了一个北京人,一个大连人,三个成都人,四个淮安人。 日子一天一天过,直到7月26日,禄口机场终于关闭了! 7月28日,禄口机场终于宣布正式开始对1657名机场关联人员彻底落实核算检测与14天居家监测。 此刻,作为全国排名第十二的交通枢纽,距离第一个保洁员发热咳嗽,已经过去了整整18天。 数据统计,禄口机场日吞吐量近7万。 十几天下来,就有可能是近百万的接触者,足迹早已经遍布全国各地,真的细思极恐、头皮发麻。 广州珠玉在前,这些原本还不是最可怕的是,真正可怕的是南京发现疫情之后的应对,就活脱脱一个: 人类迷惑行为大赏。 02 去年,有一部叫《血疫》的电视剧在美国上映,该据讲的是埃博拉病毒出现在美国的历史,美帝发现病毒后,医生和科学家都高度紧张,而官方的第一反应是: 封锁消息,各部门相互甩锅。 南京甩锅(Taichi)甩得没那么明显,但是封锁消息这一块着实如出一辙。 最开始的两周,南京领导一直忙着撤热搜,无论是广州、张家界确诊了病例都能上热搜前排,长沙0感染都上了热搜,偏偏南京就从来没有上过热搜。 而信息披露像极了2002年的第一场雪,永远比其他人来得晚一些。 南京市民想看南京新增多少例,每日早上一睁眼先刷微博,微博上没有就只能看人民日报、新京报和央视新闻,至于南京官方代表的南京发布: 几乎都在中午12点以后,有的甚至在下午4点,或者6点。 21号珠海说南京有德尔塔... 

品格与勇气

品格与勇气

这个大选年,新加坡涌现了许多可靠和能干的在野党选人。这群候选人不但有爱心,而且也很真实。他们拥有高尚的品格与资历。更重要的是,他们已全力以赴准备为新加坡国人,无畏地表达他们的需求。 相对于成为人民行动党(PAP)的候选人,成为反对党候选人需要品格和勇气,后者体现的是为国家牺牲的意愿。反对党候选人经常成为不公平对待、人格抹黑的受害者,而且也必须面对亲朋戚友的打击。然而,这些候选人选择站出来,为全民追求公正与平等。他们选择为人民发声,因为他们关心我们国家的未来。 与他们相反的,正正是苍白无色的PAP竞选人。他们当中,许多把从政视为职业生涯规划。他们有巨大的竞选机器为后盾,并有团队帮忙粉饰形象,还可以利用部长的声望空降至国会。 我们真的要一个由新加坡武装部队(SAF)或公务员或政府机构高官组成的国会阵容吗?对他们而言,国会只是谋取更高官职的垫脚石。纸上文凭和多年来的塑造粉饰是否造就了更优秀或更强大的领袖?PAP系统是否有助加强4G领袖的表现?我们是否还要继续拥护PAP的“天生贵族”机制? PAP国会议员的政途都一帆风顺,有者获得进入内阁、有者获得非常高薪的政治职位,而另一些则获颁董事职位及各种其它职位。 他们不会在国会上针对重要的课题发出质疑的声音。有党鞭在背后推动,加上他们对党也有义务,所以他们根据党的指示投票也是意料中事。对于他们而言,忠心换来的是各种回报,参政是有一项有规划的职业生涯,而不是为民服务或为国牺牲。 他们的从政路线,没有一个像陈清木医生,陈医生一直都独立自主,是少有发表有主见言论的国会议员。反观PAP,其中比较中立的国会议员,也可以被视为党集体思考的一份子。 反对党国会议员会质疑一些不受欢迎的政策。他们会反对PAP有意提高消费税的行动。他们会质疑高到离谱的部长工资,以及淡马锡控股和其它机构的利益冲突。他们将继续质问压制自由发言和公开聚会权利的压迫性法令。他们会表达有思维有主见的言论并提出合理的质问,他们将保护我国避免出现滥权,协助打造透明和问责环境。“自己检查自己”(ownself... 

新加坡民主党的生活成本政策倡议

新加坡民主党的生活成本政策倡议

环顾新加坡众多政党,在选举前,都不见任何政党提出政策倡议。抱着开放的心态,我研究一下新加坡民主党的主张。 过去五年以来,新加坡一直是全球生活指数最高昂的地方,就此,民主党在今年三月,提出十点蓝图去减低生活成本。尽管李显龙总理及其团队,在上届大选不断地安抚国民,但生活成本仍然上涨,让政府在过去三年从中获得近200亿的盈余。 减低生活成本十点蓝图中,大都不是新构想。新加坡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博士,其实早在2015年大选已经提出。有些国民会质疑为何这些政策并没有执行,有指,这归咎于新加坡民主党在国会内并没议席,以致难以推动改变,结果新加坡的生活成本持续上扬,难以逆转。 一如所料,主流媒体甚少跟进报导此议题。就如网上的其他话题,较关心的意见大致分两派:亲人民行动党的,及亲反对党的。本文仅聚焦分析反对蓝图倡议观点,并逐点回应。 例如,减低生活成本十点蓝图中一项是,削减内阁部长的薪资,节省下来的将用作为贫苦大众提供经济援助。有评论担心,削减部长的薪资后,会影响政府效率。 上述评论假定了,我国管治人才就只能靠钱一个要素去推动。显然,这并不是事实。实际上,很多有能之士更不屑于现时着重利用薪酬去吸引、激励的做法。反之,他们更认为现时制度,只能吸引到一些为利是图、却欠缺其他优秀领袖要素(如同情心)的人进入政府。 此外,亦如前公务员首长严崇涛所言,丰厚的薪酬抑制了内阁官员质疑现有政策中的漏洞,会因此而变得「唯党是从」,并享受荣华富贵。 明确来说,新加坡民主党所提出的减薪,最后合计,还是跟相近经济体领袖的薪金看齐,削减后的薪酬,仍然非常可观。 另一项新加坡民主党建议的是,豁免日常用品的销售税销售税,同时间,增加对奢侈品的课税。部分评论显然并不知悉世界各国亦奉行类似政策,而且在推行上亦不困难。 最低工资亦是另一个问题。有评论指,出由于最低工资只保障外地劳工,其实不然,仍然有很大部份的国民未能获得足以支付生活所需的薪资。 新加坡民主党亦提出,恢复对高价豪宅(价值2000万新币及以上)征收遗产税。... 



Member Services
Self-SupportMembers LoginSelf-Support
Sponsored Advertisement
Search On TR Emeritus
Sponsored Advertisement
Announcement
Advertisements
Visitors Statistic
Latest Statistic

UA-670434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