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clude("cmp.php");
Archive for the ‘Chinese’ Category
PAP说笑

PAP说笑

李总理大胜就说选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可是四年前他输掉Aljunied时却没这么说。难道四年前选民的眼睛是贴stamp的?四年后如果成绩不理想他又会怎么说呢? 难道说人民把stamp贴回去了? 阿文呀,你是不是屁股痒需要用刀插进去?还是多多向 Dr Thum Pin... 

新加坡的隱忧

新加坡的隱忧

新加坡大选前,不乏人民行动党的忠实信徒和李光耀的謨拜者坚信新加坡不会有反风。投票前弘大部分观察者都不认为竞选期的反风已经掀起,没想到投票的那一刻反风却出现大逆转,造就了1980年以来新加坡大选的最高得票率,较上一届再拉高將近十个百分点。 但是,人民行动党其实也没什么好高兴的。因为如此高了支持率却仅仅维持上届大选的政治格局,朝野总议席数仍然维持不变,阿裕尼集选区和后港单选区依旧落入工人党手中。令人想起台湾曾经红极一时的口香糖广告词:「多了两片,价钱不变。」 对曾经在国会创下一百巴仙胜利的歷史记录的行动党而言,这样的结局只能换得是心里上安慰,实质上却没带来多大好处,反而背负著选民更高的期望值所带来的压力。 高支持率的另一面为高期待。近几年新加坡的贫富差距日渐扩大,屋价狂飆,中下阶层的实质所得未相应增加。而这一切与行动党近年来大力从外国引进资金和人才的经济策略不无关係。 新加坡人感受到生活素质的下降,有些人甚至认为他们是政府新移民政策下的牺牲者。大部分缺乏特殊技能的中下阶层只能以劳力勉强换取生活。高昂的医葯费,教育费,让大部分新加坡中下阶层感受到政府不像老李担任总理时代照顾老百姓。 新移民和老新加坡人思维上的落差,在某种程度和马来西亚的马来人认为其他种族不太情愿共享社会资源具有相似之处。个人竞爭力的不足总会找到怪罪于... 

从政治传播看新加坡大选

从政治传播看新加坡大选

新加坡大选已经过一星期,执政党人民行动党大胜出乎许多政治评论员的意料之外,尤其观察许多选民出席反对党群眾大会,感受到反对党选前的声势庞大,因而选举成绩让人意外,选举结果与选前氛围反差甚大。 作为大马边城新山的公民,笔者有幸到新加坡感染新加坡大选氛围,本身也有一些新加坡土生土长的朋友,以及选择成为新移民的马来西亚中学同学(他们多就读新加坡大学,之后在新就业定居,成为公民)。 基本上,有新加坡本土的朋友在面书上明确表达不会再投票给执政党,理由是希望下一代生长在一个重视人文更甚于GDP的国家;有者指出人民都是纳税... 



Member Services
Self-SupportMembers LoginSelf-Support
Sponsored Advertisement
Search On TR Emeritus
Sponsored Advertisement
Announcement
Advertisements
Visitors Statistic
Latest Statistic

UA-670434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