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clude("cmp.php");
Archive for the ‘Chinese’ Category
徐顺全2016年5月1日群众大会

徐顺全2016年5月1日群众大会

再次地跟大家问声好。谢谢光临! 出席群众大会总是一个难忘的体验,因为到场的人可以同时听到两边政客怎么互相评论。 坦白说,我讨厌“政客”这个名词。每当听见有人称呼我为政客时,我会觉得厌烦。可能是因为那个词已经等同于“虚伪”——嘴里说出的是一套,做的却又是另一套。 但是,我遵守自己说过的话——我们不会陷入低三下四的政治沼泽里。那个王金发的故事就告一个段落。我们上一场群众大会的其中一位演讲嘉宾好像拿王金发开了一个玩笑。我已十分明确地通知了我其他同事——就到此为止。今晚,我们的演讲嘉宾都没提到王金发对吧?我们接下来的竞选路向也会是如此。 那么现在,轮到我质问李显龙先生。那他和他的同事是否从现在起就会遵守达曼较早前的约定,马上停止龌龊的政治,把焦点聚焦在真正关切到武吉巴督选民的课题上吗? 可是,有时候我觉得那简直是在对牛弹琴。这种行为似乎已经植入了他们的基因里。 每当在野党提到我们被扣留的公积金、政府投资公司(GIC)和淡马锡控股缺乏透明度、高涨的生活费等课题时,人民行动党知道自己难以为这些措施辩驳。 不过,人民行动党就是那个样的。他们不会告诉你他们是如何比他们的政治对手更优秀。他们只会通过抹黑的竞选手段来告诉你他们的政治对手是如何的不堪,让你自动投选人民行动党。 他们从不照镜子检讨自己虚伪的一面。让我在这里给你们举出几个例子。 第一个例子是:傅海燕试图把我们描绘成种族主义者。就找一个例子来证明民主党有丝毫歧视其他种族的证据吧。况且在今时今日(的科技年代里),要找出证据并不是什么难事。就上网搜寻,然后告诉我们,我们是否说了什么含有歧视其他种族的言语。 然而,傅海燕一点也不觉得羞愧(徐顺全以福建话道出“羞愧”一词),对她自己党内议员发表种族歧视的声明完全听而不闻。记得朱为强吗?他曾说小印度黑漆漆的,因为那里有很多印度人。另一名人民行动党议员则说一车子上的马来幼儿园学生很像恐怖分子实习生。还有最近的一件事,那就是人民行动党议员潘丽萍被迫为她贬低小印度外籍劳工的言辞而道歉。甚至是李光耀也同样因为说了一些藐视马来同胞的评语而道歉。 然而,傅海燕居然可以站在那里,面不改色地隐射民主党歧视其他种族? 还有,哈莉玛·雅各布说新加坡人是亚洲人,所以我们尊敬我们的长辈。可是,新加坡又确实是让我们的年长者去干那种抹桌子、洗厕所工作的唯一亚洲国家。 我有一些海外朋友和亲戚到访新加坡目睹我们的阿婆、阿公必须通过如此耗体力的工作来糊口时,都不只一次表示震惊。尊敬我们的长辈?真的吗? 昨天,李显龙利用到访武吉巴督市镇的机会来质疑我的人格。我想说的是:直到今晚,我从未提到关于他妹妹李玮玲医生批评他的那件事。你可以上网搜寻,或是搜寻其他媒介,可是你不会找到我对那件事的任何言辞,因为我从来没针对那件事说过一句。 我有太多的机会针对这件事对他展开攻击。可是,我并没有这么做。那将会是一个强而有力的攻击,因为发出那样的批评的人不是一个政治对手,而是与他有血缘关系的亲人。 现在我要你们去想象这样的情况。假设是我的亲妹妹对我做出同样的批评,你想后果会是如何?难道你不认为人民行动党不会敲锣打鼓去告知街头巷尾的市民吗?难道你不认为所有的报章、五频道、八频道、亚洲新闻台会竞相报道这件事,记者不会埋伏在我家外面、我妹妹家外面几天几夜,甚至是几个星期,竭尽所能地挖掘一些能煽风点火的评语,然后去访问民主党员、追问我的朋友、我以前的同学、老师,试图去拖长这整个事件的发展,以确保新加坡街头巷尾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事件吗? 我提起这件事是因为我要向你证明,即使我有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我还是没有利用李玮玲医生针对她哥哥的评语,因为那我不要涉足那样的政治。 不过,即使我没有攻击李先生,他仍然毫不犹豫地贬低我。我或许无法赞同他的政策,或是他的政治想法,可是我不能对他展开如此个人的人身攻击。 你指责民主党种族主义,却又允许自己的党员、领袖公然地做出歧视其他种族的言语;你说我不尊敬长辈,却又绝情、可耻地对待我们的老人家。然后,你竟然转过头来质疑我的人格? 拜托!我的同胞们,不要掉入这个陷阱。没有人会是人民行动党口中所说的那么完美,也不会有人会是人民行动党口中所说的那么恶劣。 我们都是人。我们都有各自的不足,也会有自己的长处。孰能无过?可是,请大家不要为了政治利益而自我夸耀,也不要抹黑我们的政治对手。 相反的,我们应该呼吁选民关注于谁可以提出更好的主意来服务他们。换句话说,让我们给选民看到的是希望和承诺,而不是用来抹黑他人的烂泥巴。 李显龙和傅海燕甚至以我无业的状况来糟蹋我的声誉,试图浇熄您对投选我的兴趣。这是一个新低点。 我昨天提到,我们一生中必须做出许多抉择,做出许多轻重的判断。我加入民主党被国大裁退后,许多人劝我离开新加坡。我也获得美国几所大学的邀请,而我的确可以离开这里到美国继续我神经心理学的工作。 我是有选择的机会。我也做出了选择。我选择留下。我选择留在新加坡,继续我的政治工作。这个工作包括阅读有关政治制度、教育制度、经济、公积金制度等等的知识,因为我要对这方面的知识取得彻底的了解。 然后,我开始撰写有关这方面的内容,也出版了几本书:《敢于改变》(Dare... 

展开一场公平的君子竞选

展开一场公平的君子竞选

提名日当日,副总理达曼碰见我。我们两人当时都一致同意展开一场公平的君子竞选活动,一场只专注于相关课题而进行的竞选活动。 那将会是新加坡民主党在接下来竞选的一周内所进行的竞选宣传方式。我们认为可以批评一个人的所言、所为,但绝对不能对任何人进行人身攻击。因此,我们认为向王金发先生询问有关他向选民所许诺的计划(例如应该即将兴建的小贩中心)进展是合情合理的。可是,质疑他的人格则是不对的。批评徐博士15年前追问吴总理有关新加坡向苏哈多总统所做出的承诺同样是合情合理的,然而,攻击徐博士的人格则不然。 我们不该单凭言行举止来定义一个人。就拿我所从事的行业来说,我们不是以病人所患的疾病来定义病人的。比如说,你不是一个患有糖尿病或是骨痛热症病人——你是一个丈夫、一个父亲、一个妻子、一个儿子、一个母亲、一个女儿,而不是一个不幸患上糖尿病或骨痛热症的人。穆仁理先生和徐博士也一样,也是某个人的丈夫、某个人的父亲。我们需要的是针对课题进行辩论,而不是进行人格暗杀。 为了公平起见,相信总理可能是被《联合晚报》的一篇报道所误导了。《联合晚报》后来向我们承认他们在转录和标题出错。他们针对事件已向我们道歉了,也同时改正了该报道的网络版本。他们也向我们承诺会纠正错误。 让我再次说明这一点——我们的立场是,你可以针对一个人的言论、行为、政策进行批评,却不能批评他个人。我再举另一个例子说明这一点。今年的政策研究所论坛上,我曾指出我不同意总理认为新加坡人比不上以色列人的看法。我说新加坡人比以色列人更厉害——至少我们懂得与邻国和睦共处。不论是我本人还是新加坡民主党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会使用那位国家神经科学研究所(前)所长所使用的语言来批评总理。再次声明,我们不认同性格暗杀或是对个人进行人身攻击的做法。我们要的是辩论课题,辩论关切武吉巴督居民的课题。 让我们为真正关乎我们的重要课题展开一场光明正大的竞选宣传活动。让武吉巴督成为全新加坡最棒的选区。谢谢。 保罗·淡马亚医生 新加坡民主党中委会成员 #NowIsTheTime... 

就是现在

就是现在

你好!我无法告诉你们,我能以候选人的身份再次回到这个选区参与补选是何等的兴奋。 不过,由于一些状况,王金发先生必须辞去职务,我们也因此得以参与武吉巴督的补选活动。 我清楚地记得我当时在会议中听见同时向我耳语:“王金发辞职了!王金发辞职了!”我当时还暗暗自忖,究竟谁是王金发?直到同事提到了“武吉巴督”的名字,我才意识到那人是议员。没多久,我们就决定参加补选。 我唯一的顾虑是,像我这样的姓氏(注:徐顺全的英文姓氏是Chee),参与的又是补选(注:补选的英文是by-election,把徐顺全的英文姓联合起来念,听起来会像福建话的某句脏话)——我的天,你可以想象吗?——铁定会让互联网乐翻天。也确实是如此。 言归正传,能再度回到这个选区的感觉很好。新加坡民主党曾在1991年参与过武吉巴督的竞选,并取得优越的成绩,拿下了将近48.2%的得票率。由于民主党当时的得票率逼近人民行动党,让武吉巴督岌岌可危,所以人民行动党在1997年的选举中把武吉巴督单选区纳入武吉知马集选区,之后又纳入了裕廊集选区。 过了将近四分之一世纪的时间后,人民行动党认为武吉巴督已成为了他们的安全地带之后,便让武吉巴督恢复单选区。 这就是人民行动党惯性的政治把戏。每当单选区有机会落入在野党的手里时,它就会急速地改动选区划分。记得如切吗?当如切快落入工人党的囊中之物时,人民行动党便赶快把它划入马林百列集选区里。 现在人民行动党会说:“欸,这些年来,新加坡民主党怎么不见踪影?”看到吗?这就是人民行动党运作的方式。我们在武吉班让、荷兰—武吉知马、马西岭等地区一直努力地展开竞选活动,然后人民行动党就会突然在毫无迹象的情况下,根据它的喜好,在最后一分钟——整整20年后——把武吉巴督再度变成单选区。 这就是人民行动党爱耍的政治把戏。过后,又故意缭乱你的视线,问你:“哦,在野党在哪里?” 然后,就告诉你它的候选人穆仁理先生在武吉巴督活动了16年,却只字不提他是阿裕尼集选区2015大选的竞选团队成员之一。顺便在这里提一提,大多数我们所拜访过的选民不是没见过穆仁理,就是不知道穆仁理是谁。 即使如此,我们新加坡民主党不被过去牵绊,我们永不言败。我总是会说:“是的,我们可以的!”我们向前看,凭着没有什么能难得倒我们的精神迈向前。 因此,当我们知道武吉巴督又成为单选区后,我们马上宣布我们将到这里竞选。为什么?因为我们觉得这是我们的家,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新加坡民主党回来了。Kita... 



Member Services
Self-SupportMembers LoginSelf-Support
Sponsored Advertisement
Search On TR Emeritus
Sponsored Advertisement
Announcement
Advertisements
Visitors Statistic
Latest Statistic

UA-670434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