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clude("cmp.php");
Archive for the ‘Society’ Category
Are Singaporeans complacent? I don’t think so…..

Are Singaporeans complacent? I don’t think so…..

I refer to 2 separate articles that share similar reflections from 2 ministers, firstly the statement made by Minister Wong Kan Seng that Singaporeans were generally complacent based on the observation of a “smoking car” Mr Wong Kan Seng went on to state that In the experiment of roughly 7,200 people who passed within 10... 

我也知为何而战

我也知为何而战

日前读到《联合早报》有篇文章,题目是“我知为何而战”,内容是针对南洋理工大学一位学生提出“我不知为何而战”抒发。作者的观点引起我极深的感触,想要附议说:“我也知为何而战”。   我今年19岁,祖籍是山东省平度县,台湾籍,在美国出生,童年在南非度过,目前在新加坡求学定居。 爸、妈为了我们姐弟三人的前途,带着我们住过许多国家,爸爸说“择良木而栖”,妈妈自诩是“孟母三迁”。爸、妈都是从事教育工作,并不富有,也不权贵,只是比较有国际观和胆识。无论移民到哪里,肯定都是赤手空拳迎战,更要辛勤耕耘、劳作。   除了新加坡,上述几个地方都有我们的亲戚,可惜每次都住不到3年就离开。直到移民新加坡,竟一呆就是13年,既深耕也生根了。   到新加坡时,我刚满7岁,上小学一年级,被爸、妈教导了 “要为生存的环境奋勇作战”,因为这里比其他地方竞争激烈,又没有任何亲戚朋友,人生地不熟,一切只能靠自己。奋勇作战?听起来有火药味,事实不然;我的作战法则第一项是“交朋友,融入大环境”,第二项是“比别人优秀,赢得尊敬”。   想获得友谊就要谦虚,甘心乐意主动地先付出,诚心诚意去关心别人;要赢得尊敬就要比别人更勤劳,用功读书,考好成绩。   就这样,六年的小学生活忙得既充实又快乐,只因做了很多别人看来不起眼,或是不愿意做的事——住家靠学校近,我就主动争取当交通指挥,每天天还没亮,第一个到学校报到,拿装备执行任务;下课时会留在学校帮老师整理课室桌椅和做其他杂事;从不进行校外补习,只接受学校的课后辅导;常会为了帮忙有需要的同学而晚回家。例如,陪着同学等迟到的家人来接,帮忙同学找寻遗失的物件,帮同组的同学多做些专题报道作业,照顾比自己小的学弟、妹……除了琐碎的服务工作,也积极争取参与学校对外的各项比赛,举凡演讲、绘画、田径等,一切努力都是为了荣誉,希望家人、同学、学校以我为荣。   小六离校会考(PSLE),考了全校第一名,顺利进入莱佛士女中。妈妈说,这个成果不是靠补习,不是靠聪明得来,而是我对学校付出的爱;努力融入,快乐学习后,所体现出来的成果。有一个事例确实可以具体证明:记得当我回到小学接受表扬那天,在学校办公室门口碰到黄老师,我真诚地问她:“可以再为妳买一次咖啡或茶吗?”她笑着拥我入怀。过去几年,每次经过她的窗口,她都会叫我帮她到餐厅买杯咖啡或茶,次数多了,我也曾想避开那个窗口,但很快又想到,自己比别人荣幸,能有机会为老师服务,多好哪!也就甘心乐意去做。久了,我和黄老师常习惯性地隔着窗口聊上好几句,我意外地领受到她更多的教诲,感觉好快乐。   13年来,朋友无数,从没遇过被排斥的事,也没想过什么新移民、旧移民,只觉得已经和这个环境不可分割,这里是我的家。 反倒是年岁渐长后,常会问自己,我到底是中国人、台湾人、美国人,还是新加坡人?从莱佛士女中毕业后,我突然想找寻归属感,毅然放弃莱初(莱佛士初级学院)的入学机会,只身到美国读高中,想体验当“美国人”的滋味。以为要读两年,结果,比当初估计的还早毕业。因为新加坡中学四年所学,竟然已经远超过这里的高中水平。一入学,校方发现我各个科目都已达标,只需修两门科目,就是美国历史和体育(新加坡的体育教育其实也很完善,只因系统不同,他们不接受我的体育成绩)。因此,轻松学习下,我多出了很多时间,可以去学开车并顺利考上驾照(美国16岁就可以考驾照,开车)。同时,我还可以在放学后去亲戚的公司打工,帮忙打文件、报表和整理档案,时薪5美元。每天放学后做3个小时,周末放假就可以做8个小时。工资虽然有点低,但已经可以供应我一个月的零用,相较于当时的美国社会,正陷入次贷风暴,许多人破产、失业,我已经算是很好了。   万万没想到,这次美国之行,让我亲身见证到美国最大的经济危机以及所引发的许多社会问题……我敬爱的一位年轻老师被加州政府的财政危机波及而失业(老师都会失业!),住家附近一个小学竟然被勒令必须删除音乐课,政府取消了很多助学金和奖学金名额,使很多人读不上大学……我的亲戚是跟中国做生意,受影响不大,这也是他为什么喜欢我帮他工作的原因,我的英文水平不但超越了他的其他员工,还掌握了中文说、写能力。他的孩子只会说简单的中文,不识几个中文字……这是经济风暴下,他对未来最大的忧虑。 身份认同一度的困惑   对美国,我已不再存有任何幻想。拿到毕业证书,立刻回到新加坡,庆幸自己还可以做选择。   或许受到美国经济风暴影响,一时之间还有点犹豫是否该回台湾或去中国发展,于是,同时申请了新加坡和台湾的大学。在等候大学的半年,我再度重游童年居住过的台湾和南非。以前年纪小,对这两个地方认识不深,此行才发现,这两个地方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大自然的资源和美景令人震撼,特殊的民族风貌令人动容。然而,南非严重的治安及教育问题,台湾政治的乱象也都让我感到震惊和失望。突然有种念头,等将来有能力时,我一定要回来帮助非洲那些失学的孩子;等将来有能力时,我要改变台湾的政治乱象……胆敢有这些念头的力量,应该就是源自于在新加坡这十年所受的教育。连我都感到意外,生活在这个小小的土地上,竟然有着巨人般大大的胸怀傲视全球。   当我同时收到南洋理工大学和台湾大学的入学通知,我决定选择留在新加坡,继续接受装备和挑战。在这里,可以让我清楚地看到未来,可以安心地去精进实力,可以完成远大的梦想。   过去,我无法决定自己的出生、籍贯,移民的路径,如今我已经长大,可以决定自己的未来。我当然也不会忘记我来自何处,也许有一天也会去寻根。但我更珍惜现在的生活和孕育我的这块土地,为此,我深深感激父母所做的正确选择。   和13年前不同的是,如今我已不是孤军奋战。左看右看,身边越来越多跟我年纪相仿的战友;来自不同国家、不同国籍、不同族群……大家目标一致,就是要在国际舞台上大展手脚。我们从不问,我是为何而战?因为目标已经很明确,是为自己、为家人、为自己生存的这块土地。至于新、旧移民问题?谁管呀!如果我想要有朝一日,让新加坡以我为荣,你还要斤斤计较,问我是从哪里来的吗?   (注:祖籍——我的祖父母在1949年从中国山东移居到台湾,当年的人都很注重自己的“祖籍”,所以我们也常被提醒。) 作者现就读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一年级  Read More →

PAP needs a Mufti, not Singapore Muslim community

PAP needs a Mufti, not Singapore Muslim community

The Minister of Muslim Affairs has just announced, which has been circulating as inside news for almost a year, that the current Mufti Syed Isa Semait will be stepping down after being in office since 1972. Yacoob Ibrahim also announced the appointment of the deputy Mufti to the position of Mufti. This whole office of Mufti... 



Official Quick Links
Members LoginContact UsSupport Us
Sponsored Advertisement
Search On TR Emeritus
Sponsored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UA-67043412-1